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岛从容

用自己的眼睛观察,用自己的心灵思考。

 
 
 

日志

 
 

新疆纪行之五 大漠,灯火,骆驼刺  

2009-04-21 09:32:40|  分类: 万水千山走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疆纪行之五 大漠,灯火,骆驼刺

这次新疆之旅,还安排了到敦煌一游,而敦煌则在甘肃省境内。于是这次西行便要掉头东进了。来时从你头上过,今日从你脚下走。下午七点四十从乌鲁木齐上火车,第二天九点左右便能到达敦煌火车站—柳园。

火车站本就在乌鲁木齐郊区,略显荒凉,火车一开,更是一头扎入了无边的戈壁。

古诗有“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之说,《射雕英雄传》中的郭靖想念母亲的时候也总是口口声声的不离大漠二字。给学生上地理课的时候,也曾绘声绘色的描述过沙漠戈壁,但说实话,心中是没有底气的,生怕学生问一句:“老师,你去过沙漠戈壁吗?”其实,俺对大漠也是心驰神往的。

确切地说列车是奔驰在戈壁之上,赭黄色的戈壁表面全是碎石,就像在建筑工地上见到的碎石子,不过有更多的棱角,就这样铺展到天边。起伏和缓的山丘染上落日的余晖,呈现着不同的色彩,是唯一的装饰。除了云和列车,目力所及竟无任何活动之物,果然是“平沙万里绝人烟”,情绪竟也不知不觉跟着荒凉起来。刚才还一起慨叹大漠之荒凉的人们,此时也都不再做声,面对静寂了亿万年的大漠,最和谐的氛围是沉默。

“眼见风来沙旋移、经年不省草生时。莫言塞北无春到,总有春来何处知。”
是的,在这只有日月星辰光顾的戈壁,纵使有春的信使,又该将这春的信息传递给谁?

列车穿过了一片戈壁山丘,阳光彻底铺展开了,眼前开阔的令人目眩,依然没有看到任何生命的信息。目光漫无目的搜寻着,碎石、依然是碎石

天渐渐黑下来,已经被这单调疲乏了的目光依然不愿停歇的搜寻着。迷乱中好像看到似花草轮廓的一墩一闪而过,而且一墩接一墩,一墩墩又连成一片片,又一片片的散落在戈壁之中,甚至有许多竟然还似站立在土墩之上,虽不甚高,却成了地平线以内的制高点。没有月光,已经无法仔细分辨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植物确定无疑。什么植物有如此坚强的生命力?

依然不愿收回目光,希望能在这夜的戈壁中看到一点灯火。

曾经到过哈尔滨,两天两夜的旅程,窗外从来没有断了人烟。那时到渴望能有一段没有人迹的旅程,夜间车窗外星星点点的灯火让这一渴望不断的落空。而此时,我却用窗帘挡住车厢内灯光的干扰,生怕漏掉哪怕是萤火虫般的一点点光亮。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没有任何光亮。我不再去寻找,拉开窗帘,车厢内的灯光照亮了路基,大漠、还是大漠……

就在似睡未睡之时,猛地感到好像有灯光一晃而过,急回头望去,已经没有了踪影。同时听到车厢中不止一个声音喊起:有灯光!有人了!

原来有这么多人和我一样,在期盼着能在大漠深处看到一点灯光,一点人的踪迹、一丝生命的迹象。这一晃而过的光亮,让昏昏欲睡的人们重新振奋起来,纷纷猜测着,几乎想到了所有的可能,但最终的结论是:可能是有一个人,也可能仅仅是某种信号装置。可如果是一个人,它在干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害怕这荒芜的戈壁和无边的孤独吗?

大家重新归于沉寂,旅途的疲劳阵阵袭来,那草墩、灯火在梦中影影绰绰。
大漠让平凡变得难忘。

一觉醒来,一位游客在向窗外看,我冲口而出:“还是昨天那个样子吗?”。
“是的。”

是的,依然是昨日的景象。但分明多了一些草墩,看轮廓正是昨日擦夜时看到的。是植物,而且是绿色的,怪不得人们要用绿色来象征生命和希望,怪不得人们说绿色对眼睛来说是最舒服的颜色,实在是因为渴望的缘故,想想那孤寂的、绝望的旅人,在人迹罕至的生命禁区中,唯一能让他们激动起来的是什么?是生命的存在,哪怕是另一种形式的生命,都会让他们重新燃起生的希望。

这是怎样的一墩草啊,蓬松的生长着,有半米多高,在戈壁死亡的背景上张扬着生命的绿色。有墩墩成片的,也有独墩成丘的。更有些甚至长到了石山之上。我怎么也看不出在这个戈壁之上他有什么生长的理由,没有哪怕是贫瘠的土壤,更没有一点点水的痕迹。

这是什么植物呢?请教一个年轻的列车员,回答说:就是野草吧?
俺不甘心,在这生命禁区中的野草,不会没有名字。果然一位老列车员告诉我:“这就是骆驼刺。”

“骆驼刺”,听到这个名字,竟然从心底涌起了对生命的崇拜,此时如果要膜拜生命,骆驼刺便是大漠中唯一的图腾。它是能在大漠深处生长的,也是穿越大漠时唯一能找到的补充骆驼体力的植物。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象过与骆驼刺的邂逅,每次想象中都离不开骆驼、沙漠、筋疲力尽,扑上去贪婪的拥抱。终于可以一睹风采时,却是在疾驰的列车上。

骆驼刺好像在说:生命无所谓辉煌与平庸,生命的价值就是生命本身,就像这一车的旅人,来了,又走了,下一车旅人又在来的路上了。

到柳园车站,戈壁中的小小绿洲,小小的村庄因为铁路而存在,花草树木修剪得很精致,却独想找一棵骆驼刺,竟然没有找到。

正像有些朋友,他知道该什么时候进入你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