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岛从容

用自己的眼睛观察,用自己的心灵思考。

 
 
 

日志

 
 

青藏纪行二  

2009-04-24 15:55:14|  分类: 万水千山走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叔中专毕业后就分配到了新疆,跟苏联转家一起工作、学习。    大叔说:
    我们当初带着仪器到处找铀矿,但又必须保密,仪器要随时遮蔽起来,遇到人问,要么说找石油,或者说找水,绝对不能泄露任何消息,因为这是国家最高机密。每个小组四个人,一位苏联专家,两位中国的工作人员,还有一名是荷枪实弹的警卫,负有保卫和保密双重职责。有一个小组的成员因为多说了一句话,可能泄密,被判了刑。还有一位伙伴在找矿的过程中,在秘密的草丛中迎面遇上了狗熊,被一掌打昏,送到北京治疗后,已然成了傻子,生活不能自理。
    说到这里,大叔的眼睛中分明溢满泪水:很高大、帅气的一个小伙子啊,就这样完了。很久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那时候我们都没有结婚呢。
    后来中苏关系恶化,苏联专家都接到了立即回国的命令,哪个国家都有好人啊,跟我们一起工作的专家在当天晚上帮我整理了所有的资料,帮我们手工复制了他手头所有的图纸,后来我给他写信才知道,他在国内也受到了严格的审查。那个年代个人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但良心还是有的。
    我们的老政委,文革时期也受到了冲击,但他什么也不说,没有出卖任何人,其实也算不上出卖,只是不想诬陷而已,当他被人逼得实在走头无路的时候,说了一句:不信你们可以问我的秘书。而秘书就是我,没想到他这一句无心的话,反而把我也搭上了。大叔说到这里竟然是微笑着,我想这既是对政委无心一句话的理解,也是对哪个荒诞年代的无奈,更是对人生的一种坦然。
    他们便转而问大叔,希望能从他这里找到一点有“价值”的东西。
   我当然是什么也不知道,于是便因为什么也不知道而被揪到了批斗台上。
   一个上海人,本来很好得伙伴,竟然一拳把我从台上打了下去。很多年以后我们见过面,打我的人面红耳赤,很不好意思,但我记得他,没有恨他。那是个大多数人不能把握自己命运的时代。
    我看过一本描写那个年代的小说《审问灵魂》,那些热血青年当中存在的无耻与高尚让我感到震惊,我可以理解那些高尚的举动,但真的不相信竟然会有那样无耻的行为,我就向大叔求证,说了我在书中看到的情节。大叔很沉重的告诉我,那是真的,那个年代有那个年代特有的无耻,灵魂的扭曲,导致扭曲的罪恶,很难让人理解,却又实实在在的发生着,大公无私的表象下是极端的自私自利。

   好人总要吃很多亏之后,恶人才会有恶报。善良为卑鄙留下了无数机会,直到善良走头无路为止。

  我知道就这个话题说下去,将是一次很沉重的旅行,于是把话题转向了老人的婚姻……(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