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岛从容

用自己的眼睛观察,用自己的心灵思考。

 
 
 

日志

 
 

青藏纪行六;跟大叔聊天  

2009-04-29 07:17:10|  分类: 万水千山走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藏纪行六;跟大叔聊天 - qdgcq - 青岛从容

筹备到青藏高原旅行的时候,就没有考虑飞机,是一定要坐火车去的。旅行好像是腿的事情,其实是眼睛和心灵的事情,用自己的眼睛观察,用自己的心灵思考是何等幸福。喜欢在车窗前静静的坐着,看或单调、或精彩的景色,我的原则是:景色可以不美,但不能遗漏。 

    希望能一直这样看下去,哪怕只有路基、铁轨。藏北无人区是我想看的、油菜花铺天盖地的青海湖是想看的,矫健的藏羚羊、壮硕的藏牦牛、连天接地的大草原、绵延的雪峰,哪一样不是魂牵梦绕过啊…… 

    可惜的是火车晚点将近两个小时,上路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出了西宁市便少见灯火了,好在路途遥远,明天还有一个白天的旅程,于是大家便把目光收回车厢,开始探究其这高原列车来了。 

    我则与大叔继续聊起来,感觉这位为共和国第一颗原子弹找铀矿的大叔本身就是丰富的宝藏,伟岸的身躯就像一座大山,隽美的皱纹则是饱含信息的古老地层,与他的邂逅是人生之幸。我们的年龄相差30多岁,我忍不住给大叔讲了两个小故事,试探我们之间的代沟有多深、多宽。 

   大叔,咱爷俩坐对面,我想起一个故事,你听听有没有意思: 

    一日某大学著名教授叶某乘火车去南方讲学。对面恰坐一女孩,女孩问老教授:请问您贵姓啊?” 

答:“免贵,姓叶”。 

又问:“哪个‘叶’字?” 

教授说:“叶挺将军的叶”。 

女孩说:“叶挺是谁啊?没听说过。” 

教授小声嘟囔着:连叶挺都不知道,真是没文化。于是用手蘸了蘸桌上的茶水在桌面上写了个“叶”字。 

女孩一看:“哎呀,是叶倩文的‘叶’呀!您早说我不就知道了嘛!” 

教授说:“谁是叶倩文呀?” 

女孩惊叫起来:“连叶倩文您都不知道啊?!还是教授呢,真是没文化!!” 

    大叔听完哈哈大笑,我知道大叔听懂了,他肯定知道叶倩文,因为他随身带着mp3,而且经常听,有的时候还会哼出声音来而不自知,其中就有许多是流行歌曲。 

大叔,我再给你讲个笑话,这次到西藏我无论如何要跟牦牛照相。 

我们办公室有两个从小城里长大的女孩,跟着学生到乡下去学农,去的第一天就给我打回电话来说:某老师,快来吧,这里可好了。 

    那里我是去过的,就是普通的农村,有什么好,就回答:我不去,没啥意思。 

    他们急了,显然他们以为告诉我这么个好消息我却无动于衷感到很不理解的说:这里有牛、有羊。 

    牛羊我都见过,还是不去。 

   另一个女孩好像抢过电话说:还有驴呢! 

   驴我也见过,还是不去。 

   他们说出了最激动的一句话:“快来吧,还可以跟驴合影呢。我们都跟驴合影了,不信回去给你看看。” 

   我回答:“驴也是这么想的”。 

   大叔哈哈大笑,现在的孩子跟我们当年不一样了。不知道大叔的“我们”是否包括我。我本人这几年来的感受是,跟大我30岁人之间的代沟的深度和宽度,远远比不上小我10岁人之间的鸿沟,不管是对人、对己、对社会,还是对名、对利等,我这个年龄更易于跟上一辈人沟通,并往往能够相互理解。许多本来正常的现在都不正常了,许多不正常的,现在却正常了,感觉大叔是巨变前的中国,小我10多岁的人们是巨变后的中国,而我带着巨变前的中国的惯性,至今懵懵懂懂的不知所向,不想改变自己,却不得不改变着自己,眼看着有鸿沟,却在鸿沟边犹豫,或一只脚已经跨出去了,却还没有落踏实,经常提醒办公室那些姑娘们应该叫我叔叔,她们却理直气壮的偏叫大哥。看来你是哪代人,不是年龄说了算,更不是自己说了算。 

    大叔说,他十八岁就离开了家乡。 

    十八岁离开家乡上学的时候,学校每个月给十六块钱的生活费,我排行老大,还有三个弟弟妹妹,至少我可以给家里省一个人的口粮了,而且我还每个月给家里寄10元钱,父母的负担就轻了不少,我自己一个月就是六块钱,全部用来吃饭了。那时候这么大一个虾不到一毛钱,大叔用手比划着,把拇指和食指尽力伸展着,缓缓地摇头:但我上学两年一个也没有吃,心里也馋啊,但是家里有老人和弟弟妹妹。 

    那时候都这样吧? 

   “也不是,也有家里给寄钱的,看到人家吃大虾就躲得远远的,自己只能挑最便宜的吃,不过现在好了,今天看来都是电视上提倡的健康食品”。大叔爽朗的笑起来,笑声引来几个年轻人,刚刚考上研究生的几个小伙子,还有几个刚刚考上大学的小姑娘,还有我的同龄人。于是大叔便在这夜的车厢里开始娓娓的回答大家的提问,这是一个年代对另一个年代的叩问,我坐到外围,静静地听,因为我跨出的那一脚还没有落踏实,不知道自己该属于哪一面,坐在旁边的感觉是很好的,别人的问题往往出乎自己的意料,所以更有倾听的价值……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