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岛从容

用自己的眼睛观察,用自己的心灵思考。

 
 
 

日志

 
 

我的野蛮学生(16)  

2009-09-16 10:52:14|  分类: 过去的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野蛮学生(十六)

“校长,让我到派出所干什么?”
校长脸上挤出点笑容,去了就知道了,没啥事。
“没啥事让我去派出所干吗?没啥事就不去是了。”
校长越说没啥事,我越感觉肯定有事,长这么大就小时候到派出所的屋顶上掏过鸟窝,还差点被捕,再后来就没敢进过派出所的门。主动到那里去的人不是去报案的,就是去自首的,我去算干啥的?
又一想,去了再说,管他啥事,说不定是什么警民共建搞活动呢,中午说不定能赚顿饭,外加纪念品。那时候全国民间反腐败的声音相当高,目标主要是公款吃喝,但真轮到公款吃喝的时候,没有自己还会感到很失落,99.9999999%的人反对公款吃喝是因为自己没有机会公款吃喝,用今天时髦的话来说,机会不均等。如果腐败机会不均等,必然会有反腐败的声音,可见构建公平社会的重要性。因此我当初抱着中午混顿饭吃的想法,是非常符合那个时代的特点的,如果你不理解这一点,这就是有代沟的具体体现了。
到了派出所,一位年轻的民警很礼貌的对我说,请你在大厅稍等一下,他找来纸和笔,把我领到一间面积不大,有些昏暗,放着一张单人铁床和一套老式办公桌椅的房间。我不禁纳闷,这也不像警民共建的样子啊。
这位民警同志很友好的问了我一些问题,甚至还问了我的性别!
我感到问题的严重。友情提醒各位读者:当人家明知道你是一位男同志,还问你性别的时候,就要小心了,说明这是非常正规的谈话,就好像学生做数学题,前面必须写个“解”,后面必须写个“答”。
他问我,昨天白天都干啥了,晚上都干啥了,什么时间接触过什么人等等、等等,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警察问不到的。
边问边记。
最后警察同志写满了10多张白底黑杠很显严肃的派出所专用信纸,这让我想起来八个庄严的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应该说,我一句慌没撒,连吃炉包的事情都供出来了,这也可能是我头一次在这么长的时间内没有撒谎,很不适应。
 
这位警察同志把记录的谈话内容让我看,我知道事情好像很严重,也不敢多问为什么让我来,非常仔细地看,一个字也不漏过,知道这是正式的内容,不能出问题的。看了两遍以后,我给警察同志指出了几个错别字、两处语法错误。倒不是我故意卖弄自己,实在是关系重大,不得不认真。
警察同志改正了错别字后,找来红色印泥,让我在这十几张纸的性别、年龄、姓名、日期等关键词处一一按手印,大约按了二十多个。
 
然后他很客气地给我一杯水之后出去了,又进来一位同样客气地民警,把同样的问题又问了一遍。我提醒他:“刚才那位警察同志都问过了。”
“我们不是一个部门的,你配合配合再说一下好吗?”
为了警民共建,我又把这些问题重复回答了一遍,然后又按了二十多个手印。
询问进行到11点半左右,我肚子也饿了,早晨还没吃饭呢。警民共建活动肯定不是了,中午管饭也不大可能,我看出来了,如果真管我饭,恐怕事情也就麻烦了,还是不吃为好。可能警察同志也饿了,说:“这位老师,你先回去吧,有事我们再联系,耽误你时间了,不好意思。”
握手道别。但我心里很紧张,好端端的警察同志找我干啥?校长大清早晨站门口给谁脸色看?
回到学校进大门的时候,平常我跟他没大没小的老师傅还像以前样热情,大声说:“出来了?
我就纳闷,这老头今天怎么了,以前都是说:“回来啦?”,今天怎么说:“出来了?”,我这不明明是进校门吗?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大家也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真奇怪了,我到底怎么了?
没有人跟我搭腔,我的课也都过时间了,不管走到哪里,所有的人都会马上停下正在交流的话题,假装不是故意打量的打量我几眼。
我开始愤怒,这些平时还算友好的家伙们,一定有什么事情,只有我被蒙在鼓里。
野蛮学生过来了,脸上挂着满足,显然是骗走了我的电脑,玩得高兴的结果。
“老师,怎么一上午没看到你,干啥去了。”
“到派出所去了。”
“啊,又去领你们班学生了?”
“没有,派出所找我问点事。”
这是我回到学校第一个跟我说话的人,我竟然对他心存感激,感到了一个被边缘化的人,一句话就足以为之感动。我告诉了他在派出所的一切。
他竟然又像周星驰那样,歪头、瞪眼、张嘴、扣住下巴上下推拉,哈哈大笑起来。
“老师,你一定是干坏事了!”
“胡说八道,昨天在学校一天,晚上咱两个吃炉包,我干什么坏事了?拿出证据来!”
“老师,你说过,没有证据只能证明派出所没有抓你的借口,但并不能因此就认为你没犯罪!”
“我什么时候说的!”
“昨天晚上,你说我偷试卷,我跟你要证据,你就是这么说的!”
“滚!离我远点!”我出奇的愤怒,马上就要给他一脚了,相信可以让他飞起来……
他跑得很快,看出我真的愤怒了。
 
第二天,派出所又让我去了一趟,依然是回答那些问题。
又一个周的一天,又叫我去了一趟,依然是回答那些问题。
又一个周,派出所把我叫去,让我自己到分局,依然是回答那些问题。
 
所有这些事情,我都瞒着家人,心情越来越糟,也忘记了自己还有一台电脑在野蛮学生家里。
只有副校长经常人工制造点笑脸通知我到派出所或公安局去回答一些性别、年龄之类的问题。他每次通知我时的表情,都会让我想起鲁迅狂人日记中的一句话:“赵家的狗又看了我一眼!”
 
一个月后,公安局派了一辆警车来把我拉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