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岛从容

用自己的眼睛观察,用自己的心灵思考。

 
 
 

日志

 
 

我的野蛮学生(17)  

2009-09-17 20:28:39|  分类: 过去的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野蛮学生(十七) 

我在办公室的位置正对着门口,每次副校长来叫我的时候,都好像怕惊动别人,轻轻地敲敲门玻璃。他的个子比较矮,翘起脚尖,仰起脖子,也就刚刚露出眼睛,看到我抬头,就会伸出手来,悄悄示意我出去一下。这时候办公室的同仁们就会静悄悄的目送我走出办公室门,相信在我关门出去的时候,他们会互相交流一下目光,传递同样的关注给对方。
这次与前几次不同,以前都是副校长一个人,说是接了派出所一个电话,让我去一趟,这次还有三名警察,其中就有前几次讯问过我的民警,他们没有像以前那样客气的握手并寒暄两句,而是直接说:“所里有个事情,请你过去一趟,学校领导这面我们都说好了,今天的课就不用上了。”
“能说一下什么事情吗?”
“去了就知道了,一下也说不清楚。”
外面一辆桑塔纳警车,警灯还没关,一闪一闪的。这灯光好人见了是救命灯,坏人见了是逃命灯,对我来说这又是什么灯呢?谁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绝对撒谎,不管做不做亏心事,是人就怕鬼叫门,要不然我为什么额头会冒出细密的汗珠呢?
早已经有些学生和老师围着车在看,毕竟校园没见过这阵势。
见我们过来了,众人从来没有如此齐整,刷的就让开了一条道,一位警察坐到前排副驾驶的位置,一位警察从右车门坐到后排,另一位警察打开左车门让我先上,然后他坐在我的旁边,最终的形势让我紧张,因为他们两个一边一个,挤得我动弹不得。有的老师和学生竟然伏下身来看我在车里是什么样子,好像我已经被正式逮捕了。
这些警察车开得很野,转弯也不减速,我被甩来甩去,本来以为要到派出所,稀里糊涂的却进了一个叫做中建八局的大院,在大院里三拐两拐到了一个挺破败,有点像大仓库的地方停了下来。这次我真是慌了,这是要干啥啊?不是说到所里吗?
下了车,警察前后左右的陪着我,叫开了仓库大门,出来开门的是一中年人,面容憔悴、头发蓬乱,穿着一套粗布工作服,弯腰驼背,不知为啥气喘吁吁,好像开门这件事情累着他了,竟然没有力气再说话,就那样扶着门框,凝固着一点残留的笑容看着四个警察和我这个彪形大汉,既不紧张,也不意外,既不欢迎,也不拒绝,而我则既紧张,更意外,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了。
警察同志开口了:“都谁在家里?”
“我在”一个四川女子的声音从仓库传出来。随后我们看到了一张同样有气无力的脸和同样木然的表情。自始至终男的都没有说话,这个女子也就说了这么两个字,他们再也没有说任何话。
我跟着警察进去,这果然是一个堆满杂物的大仓库,几乎都是些建筑机械零件,在黑洞洞的仓库里面张牙舞爪,再配上这么两张脸,阴森恐怖,让我愈发紧张。仓库的一角建筑木板搭就的一张简易床,胡乱的铺着破旧不堪的棉被,一个废木箱子上几个空碗,一大碟咸菜,一个军用水壶,两个铝饭盒、筷子有掉到地上的,一盏10几瓦的灯泡,黄灿灿的营造着破败和无奈的氛围。显然这是一个穷困潦倒的只能对周围事物作简单反映的家庭。
仓库的另一端还有一个小屋,锁着门,在警察的要求下,女子打开了门,我凑上去一看,一个月来所有疑问,全在这里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