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岛从容

用自己的眼睛观察,用自己的心灵思考。

 
 
 

日志

 
 

我的野蛮学生(14-15)  

2009-09-15 16:26:58|  分类: 过去的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野蛮学生(十四)

“老师,刚出锅我就给你拿来了,我还没吃呢,你先尝尝。”
他现在对我家已经比我还熟了,沏茶、摆弄碗筷,竟然也很麻利。这使我想起另一次家访。
班里有一个学生,捣蛋无比,曾经利用课间10分钟时间,翻墙而出,跑到离学校大约300米的菜地,偷了10个西红柿,然后跑回学校,虽然这些西红柿最后都被我吃了,但这种盗窃行为是一定要教育的,家访!
晚上到这个学生家去的时候,正好他们刚吃完饭,进门的时候,这个学生正在收拾碗筷,家长热情地接待了我,在我还没把话切入西红柿事件之前,家长的话匣子先打开了。
“老师,咱把孩子送到学校就是为了学点本事。什么叫本事呢?打个比方说,原子弹引信潮湿了,爆炸不了,人家修不好,咱孩子去修好了,这就是本事,就是要学别人干不了的本事!”
“是,你说得太对了,原子弹引信能潮湿了真不容易,要修理好了就更不容易了!”
这时候他妈妈也过来了,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他说得更令我吃惊。
“老师,俺这个孩子你看那么小,平常在家都是他做饭,擀面条、包饺子、蒸馒头样样都行,街坊邻居都说这孩子真有本事。”
“真不错,这么小家务活就干得这么多,我刚才进门的时候看他洗刷碗筷,这一点同龄孩子就做不到。”
“就是,有时候客人来了,俺都不好意思让他干,别让人家说这么小个孩子就什么都逼他干,一点也不知道心疼孩子。可他自己愿意干,有时候我和他爸爸不在家,回来的时候他就蒸出一锅馒头来了。”她的妈妈满脸得意,再不打断他两口子的话,恐怕我今天晚上光听这个“小家庭主妇”的光荣事迹好了。
于是我赶紧插话:“最拿手的菜是不是西红柿炒鸡蛋?”
“不是,最拿手的菜是醋熘白菜。”
“我挺喜欢吃醋熘白菜的,改日来尝尝他的手艺,不过今天他犯了个小错误,到对面村里摘了人家一些西红柿,影响很不好。”
他的爸爸、妈妈一愣,话匣子立马静音,屋里沉默好久,只能听到学生在厨房刷碗的声音。看着两位刚才还眉飞色舞,现在却默默无语的样子,我反而有些不忍心了,好像自己今天不该来似的,忙打圆场说:小孩,这点事情一定要管,但也别太过分计较,这个事性质还是小男孩的恶作剧心理,然后又说了一些他在学校的亮点,好歹两位家长阴转晴我才回家。
 
看着这个野蛮学生利索的收拾碗筷,他在家估计也像偷西红柿的学生一样,里里外外一把手了。
我就问:“你认识张刚吧?”
“认识,老师你问他干什么?”
“他上初一的时候在家里就能炒菜、包饺子、蒸馒头了。”
“奥,老师,你说这个神经啊,我比他强多了。”
“怎么,你比他还神经?”
“不是老师,我是比他强多了,不是比他神经多了,老师你这听些什么话啊。”
“我还以为你比他神经呢。”
“老师,你是不是还生我的气,不要紧,你说我神经我就神经,也比说我愚蠢强,神经病是一种病,可以治好,愚蠢可没法治。”
我禁不住大笑!本来打算是不给他好脸看的。
“老师,你吃炉包吧,这个大,馅多!”
应该说他妈妈打得炉包确实不错,我吃得越来越快,一半是因为好吃,另一半是因为我发现他吃得更快……
……
……
当我们都把手伸向盘子的时候,只有一个炉包了……
 
他缩回手,说了一句放在今天足以感动中国的话……
 
 
我的野蛮学生(十五)
 
“老师,你吃吧,我吃饱了。”
我知道他说假话,没好气地抢白他:
“那你还伸手干什么?”
“我伸手想给你拿,结果你自己伸手了,我就不用给你拿了。”
“不过你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长得高一点。”
“不用了老师,我有恐高症,怕长高了会头晕。”
现在真是忍俊不禁了,大笑之后说:“虽然我知道你在撒谎加吹牛,但我总算被你感动了一次,我就不客气了。”说完,一下把炉包送进了嘴里。
“老师,你慢点,我给你倒点水喝。”
此时我嘴里满满的,没法说话,不等反应,水已经双手送过来了,就在我接过水杯的时候,我却失去了更为重要的东西。
“老师,俺妈打炉包的时候多放了不少虾仁,专门给你吃的,让我跟你说,整天泡在你这里也不是个事,能不能把电脑搬俺家去让我练几天,最多一个星期就给你送回来了。”
此时我嘴里塞的满满的,手里端着杯水,说不出话来,看看他、看看电脑,再看看他,一脸虔诚加恳切的样子,再想想嘴里的炉包,借还是不借?
“我妈说,整天打扰你不好意思,我也学开头了,更不好间断,你就让我搬回家去练两天吧。”
当初我可是方圆1000米之内唯一有电脑的人,让他搬回家去真不舍得,可嘴里吃的人家炉包还没咽下去,吐了拒绝他又有失教师身份,只好喝一口水,狠狠的咽下去说:“行,就一个星期!”
“老师,这么大个电脑我自己也搬不了啊。”
说实在的,真让他搬我也不放心,于是,我就收拾一下,让他拿着键盘、电线啥的先回去了,我搬着主机和显示器在后面慢慢走。一路上碰到熟人,都莫名其妙的看我,这是要干啥?我也就笑笑,不作解释的过去了,到他家装把好,已经是夜里10点左右了。
回家躺下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自己又中计了,他用几个炉包,把我的电脑换走了,心里这个悔啊……
    明天一定去要回来,因为我的仁慈已经被他骗过多次了,绝不能再让他得逞。连夜编好了几种借口,就等第二天实施了。
 
   第二天一早六点半,就准备到他家去,我住在学校里面的大院,到他家要出校门,竟然发现校长一脸严肃地站在学校门口。这个校长勤快的有些气人,平常七点就会站在学校大门口,用他的话说是迎接广大师生到校,而且脸上堆得笑容跟棉花垛一样,再多笑一点儿面部就有滑坡的可能。
可今天他的脸好像花岗岩,想当时一枪打上去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奇怪校长大人今天来的怎么这么早?为什么有这样的怪异表情?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还不等我问,校长说了一句话:
“你现在就到派出所去一趟,学校出车……”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