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岛从容

用自己的眼睛观察,用自己的心灵思考。

 
 
 

日志

 
 

我的野蛮学生(26-27)  

2009-09-24 07:34:32|  分类: 过去的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野蛮学生(二十六)
 
这一脚,竟然为他踢出了一段好姻缘!
次事暂且不表,他回家吃饭也就用了大约10分钟,连在路上的时间算上,回来的时候已经换好了鞋。这是我们每天中午的必修课。都说锻炼是为了身体,其实锻炼更多的是为了娱乐,因为此时我们都刚刚吃完饭,并不适合运动。
在这样一所偏远的学校,人们中午没有更多的选择,只能聊天、睡觉、运动。因为这所学校的教学楼是方圆10里地最高的建筑,这所曾经的花园式单位也是本地绿化最好的,夏季人们都到校园来乘凉,权当本地的一个小公园,尽管当时这样的学校市区每一所学校都要比他美丽。所以用我的话说,这所学校除了美女教师可以看看,再就是学校外面打架斗殴和几乎天天都有的车祸还可以吸引一下人们的目光。说到这里我禁不住又要跑题,因为我写这个连载仅仅为了让大家一乐,在郁闷的生活和工作中,寻找或者制造一点点快乐。所以只要你能快乐,我觉得便没有跑题,如果你每一次读这些说不上连载的连载时,嘴角都能微微往上翘一翘,那就是我在触动你快乐的神经,请感谢我给你带来的这一点点快乐。请让我抛开野蛮学生的好姻缘和足球不提,给你讲一段恶有恶报的故事,真正的现实报应。
学校北侧曾经是一排校门头房,有几个外地人在一个酒馆喝酒,遭到了本地三个小痞子的抢劫,小痞子在追赶外地人的过程中,有一个小痞子就掉到了学校门口的沟里,那几个外地人才得以逃脱。此时已经是深夜,当他们摸着黑找到这个同伴并从沟里抬出来的时候,发现这个活该倒霉的家伙已经不省人事,于是醉醺醺的另外两个同伙就在马路上拦车送他去医院。那时的白干路也就现在的1/3宽,更没有路灯,而且学校门口是一个大下坡的终点,汽车开到此处都如野马般疯狂。这样两个醉醺醺的人在路边拦车没人敢停。两个同伙急了,站到了马路中间伸臂拦车,这种大无畏的精神终于有了成果,一辆车减下速来,但并没有停,而是靠边慢慢走,司机探头与马路中间的两个痞子搭话,假装询问,做出要停的样子,然后突然加速奔驰而去。
两个痞子站在马路中间破口大骂一阵之后,到路边一看,那个倒霉的家伙,已经被车轧得面目全非、支离破碎了。司机在与马路中间的两个痞子搭话的时候,捎带着把躺在路边的这位解决了。
这些平时见了警察害怕的人们终于想到报警了,于是报警,于是在公安局遇到了两位正在报警的外地人,于是自投罗网,于是在当地传为美谈,于是你的嘴角是不是也有一点点微微上翘?

话题还是回到我们中午踢球的事情上来,刚才穿插哪些内容就是想让你知道,在这样环境下,中午运动既是我们的爱好,同时也是无奈的选择。也就在这天中午,野蛮学生终于要拿砖头拍人了,而且穿得是我的球服,在我双臂紧紧环抱他的情况下,砖头竟依然飞了出去……
 
 
 
我的野蛮学生(二十七)
说到踢球,有几种人可以称为铁杆。
一种人踢球,纯粹是为了锻炼,获得乐趣,只要是有球踢他就高兴,不管跟谁踢、不管输赢。我儿子的干爹就是这样一种人,化学老师,现在升官当领导去了,业余时间自己偷空还考了国家级足球裁判证书。他属于那种一天不踢球就脚痒痒的人。有一次忘记什么原因了,大家都没空,就他一个人到处找人踢球,结果没有一个捧场的,我们也就以为他也不会踢了。结果呢,后来发现他竟然把学校幼儿园几个小朋友忽悠到操场陪他踢球了,教练、队员、球童、裁判一肩挑,竟然也踢得不亦乐乎、满头大汗,就凭这一举动和国家级裁判证书,理所当然成为我校第一球迷。
还有一种人踢球纯粹是为了耗费过多的精力。我们单位的一位大哥,投入的踢一次,必然要忘了自己。他因为三件事情理所当然成为二号球迷。
这位大哥有一次在家看世界杯,突然停电了,马上从10里地外打车到李村崂山百货大楼家电柜台继续看,当听说家里又来电以后,利用中场休息时间又打车回家看,我亲眼看到他下了出租车往家狂奔的情景,那速度远远超过他在场上踢球的速度。这位大哥还对世界杯比赛进行比赛预测,绘制了对阵形势图,提前一天发布预测结果。
最精彩的一次是我们要出去比赛,大哥提前制定了一套进攻犀利,无坚不摧,防守稳固,牢不可破的阵容:443阵容。赛前布置的时候令我们佩服的五体投地。可到了比赛的时候,裁判说我们多了一个人,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此阵如此完美啊。
三号球迷不谦虚地说就是我了,得以成名有两大事迹。
一次是曾经抱着不到一岁的儿子由旁观者变成积极参与者,后来被指责多了一个人,并且不到参赛年龄,被迫退出比赛。
另一事迹也不太好意思说,但罗列了野蛮学生斑斑劣迹,也不好不提一提自己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那时的我已经被老婆虐待成230斤的体重,久疏战阵,走路都气喘吁吁。这天中午准备重新“摘靴”,续写昨日辉煌,于是在办公室换好衣服,并简单做了做准备活动。办公室就在一楼,离球场曲线距离也就40多米,当我心急火燎的跑到场地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体能也仅能跑这一段路了,竟然累得只能坐着喘气了,看着场上人家生龙活虎的样子,平添几分“廉颇老矣”的慨叹。
还是野蛮学生理解老师的心情,远远的一脚长传,很精确的到了我的脚下,不由的心生感动,以前被他整蛊的怨恨顷刻烟消云散,攒足了劲要回他一个更好的长传,于是起身,于是助跑,飞起一脚,想想这一脚肯定是划过又长又美的曲线,野蛮学生无需移动半步,便可以胸部停球,转身抽射如当年英国人加斯科因般了。可是,所有的人都看到了,我飞起一脚,足球纹丝没动,我却抱着脚在地上如球般滚动了,右脚大拇指的趾甲完全掀掉了,我竟然踢中了地球!
四号球迷非我的野蛮学生莫属了。它是个对足球抱理想主义的人,也正因为如此对我们的要求就非常高。
比如他对进球本身并不感兴趣,但射门一刹那的动作必须够酷,必须适合在报纸头版登出,这就要求队友的传球必须让他非常舒服的做动作。当他甩头攻门,你必须能够把球正好传到他的额头上,他要大力抽射,你必须恰到好处的把球送到他脚面上,而每当你做到这一点了,他就会远远的伸出大拇指,嘴里喊着:“雪光!”
我至今不知道“雪光”是什么意思,但从他的表情和当时的形势看,应该是非常好的意思。
因为他这种对足球艺术的至高追求,我们已经很难再跟他同场比赛了,但他也找不到更好的队伍接纳他,因为周围就没有别的队,于是他还是跟我们踢,还是不懈的追求“雪光”的境界。但矛盾也因此积累起来,终于有那么一天,差点“血光”。
这件事后来想想都没有错,也都有错,只是我们单位,那些男人们更喜欢用男人的方式解决问题,经过简单的舆论准备之后,他跟另一位野蛮老师开战了。我远远的看到了,那天他穿着我的阿根廷队99号球衣,与另一位老师已经进入了实战阶段,当我拖着那条踢地球的伤腿跑过去的时候,他手里已经多了半块红砖(这块砖是我们的球门)。我在最危急的时候赶到了,双手环抱住他(对不起,刚才用拼音打字,竟然出来了“她”,现在已经修改为“他”),于是战斗又从实战转为后期舆论对抗,也听不出什么对错,一方严厉谴责,另一方强烈抗议,说着说着双方又有了实战意向,他竟然在我有力环抱之下,不知用什么方法让红砖飞了出去,幸亏没有击中对方,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好在我们人多势众,冲突没有升级。
各位看到此处一定觉得这好像挺恐怖,两个老师怎么能这样打成一团?其实这再正常不过了,当初的我们就是这样,用最简单的方式解决着复杂的问题。从20出头的小伙子到60多岁的退休老教师,都曾经因为打扑克、下象棋、踢足球、打篮球这样的娱乐活动升级为充满火药味的舆论准备,然后快速进入实战阶段,现在想想就我亲手分开,做过和平斡旋的就有六七次之多,他们动用过的兵器有砖头、马扎、木棍、地板擦、铁锨、铁簸萁、发动汽车的摇把、烟头等等。也正因为如此,师风硬朗,在与周围地区骚扰学校的地痞流氓的较量中,有理有力,未有败绩,这与平日的内部苦练是分不开的,为构建平安校园做出了巨大贡献。
 
经过这次“血光”之后,野蛮学生对足球前锋位置已经完全失望,因为我们没有人能满足他对射门机会的强烈渴望,终于他做出了一个沉痛的选择:“不踢前锋了,我当守门员,一个好守门员就是半只球队!”
而后来与青岛45中学的一场比赛,不仅让我们感受到了守门员位置的重要性,也让他大大的“火”了一把……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