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岛从容

用自己的眼睛观察,用自己的心灵思考。

 
 
 

日志

 
 

27中的故事(9)邵守峰老师二三事(一)  

2009-10-19 07:45:33|  分类: 过去的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打出二三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就知道错了,感觉邵老师在27中那么多年,岂止二三事,值得大书特书的就起码二三十件事。
       说邵承禄老师的时候就提到过邵守峰老师,当初我们以为是邵守峰老师牺牲了,差点闹出误会。后文提邵老师,如果不特别说明,都是指的邵守峰老师。交待完毕下面就开始讲邵老师的故事。
 
       在27中的时候,经常跟刘振军大哥一起喝小酒,谈论起人情世故,我经常说:锋芒毕露的往往是把钝刀,寒气逼人的方为利刃。往往会得到大哥的一句赞美:说得很有道理!
      而邵老师既不锋芒毕露,也非寒气逼人,我敢说即便是今天,也难得有人对他了解更多,特别是后来的人们。
      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可以自来熟、人来疯的,一见面就给你留下个好印象,但深交了,却发现问题多多,跟这种人交往有些累。这种人可浅交,不可深交。还有一种人,初相识,有一句没一句,要么几分钟就搞得无话可说,要么头一句就据人于千里之外,甚至是话中有话,弦外有音,难以交往。这种人浅交都困难,深交很少有人敢抱奢望,也不想抱奢望,谁会愿意跟这样的人深交呢?躲还来不及呢。有幸我跟邵老师有过一段较长时间的接触,深交不敢说,但肯定是越过浅交这一层次了,所以对他有了些许了解,斗胆写写这位半个前辈。
 
      说起来我比邵老师到27中要早一年,他是从当年位于仙家寨的崂山八中调过去的,如果记得没错,那年邵老师好像也就三十六岁左右,比我现在要年轻。
 
      邵老师刚去的时候虽然不苟言笑,但说话喜欢用“三段论”,而且往往是先说出结论。大家都在讨论一个事情的时候,他冒出一句必定让大家静下来好好思考,百思不得其解,如果这时候别人不问为什么,他也就不再往下说了,如果问,他往往再给你说倒数第二句,但还是令人摸不着头脑,只好再问,这时候他才会慢慢地说出第一句,众人才会恍然大悟,慨叹:跟不上他的跳跃性思维,于是求他以后从第一句开始说,别搞得跟金庸的武侠小说似的,悬念太悬,让人从后面翻着往前看才过瘾。于是邵老师便改变了说话的风格,从头一句开始了,但往往是一语双关,如果你想歪了,他就会纠正你,说出他的第二句你才发现,已经落入了他的语言陷阱。总之开始那一阵子他的语言风格让大家听起来很吃力,要么不停的追问,他慢悠悠的解释;要么你就一次又一次的落入他的语言陷阱,听他慢慢道出事情的真相,让你要么感到自己的愚蠢,要么无地自容,自掘地缝。难以适应的人们开始对他敬而远之了,所以说跟邵老师浅交不易。
 
       既然不能浅交,又如何能谈得上深交?而邵老师偏偏就有许多深交的朋友。他有一帮学生每年春节后几天都会在他家里聚会,二十年没有间断,这又该作何理解?
 
      中国人说不能以貌取人,还说要听其言、观其行,对邵老师来说,观其貌显然不行,既不高大伟岸,也不潇洒倜傥,夹着根烟卷,扶着那扭腰(因为经常闪腰,老刘主席给他起的外号),黑青着脸,张口就是一口土话,怎么看也不像个知识分子,到像是附近某汽车配件店里面某个小有成就,却不思进取的小老板。
 
  我估计青岛27中没有几个人听过邵老师的课,我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听了邵老师一节推门课。邵老师是教语文的,满口的土话怎么上语文课?
  那一次跟李延敏老师一起和邵老师一起聊天,聊着聊着上课了,李老师说,咱听听老邵上课,然后也不管他是否同意,就座到教室后面去了。结果我们有三个吃惊:
1.竟然教态潇洒,精神饱满。
2.普通话流利,语言抑扬顿挫,中气十足。
3.板书规范,字字如国 旗 班战 士,规范中透着阳刚之美。
 
    后来跟崔冠宇主任说起这节课,老崔哈哈一笑说:没啥好奇怪的,他那个年龄,刚过三十岁,在崂山县能评上一级,没有两把刷子可能吗?
是的,即便是在市区,那个年代,这个年龄能评上一级都是珍稀野生动物,何况在崂山县。
 
    听过这节课后,开始佩服邵老师了,我还算个好学的人,少不了大大小小的事情会向他讨教,此时算得上是浅交了吧。
 
    那学期学校组织了一次书法比赛,许多老师都参加了,而27中又是一个书法风气很浓的学校。当时的教导处副主任王孔民还是全省知名的书画家,在国内也是小有名气,从小师承名家,其作品磅礴大气。数学老师刁杰(调往33中)酷爱书法,中学时期就苦练不辍,即便是工作以后也是每周出去学习书法,每天练字直到把所有的报纸写完为止。校长李麟道书法也是别具一格,经常送到日本展出,退休后自己开了一家书画社,还有团委的甄孝安老师、工会的刘主席、美术臧华德老师、化学实验室的王存孔老师、历史刘清建、李爱笃、才女卫洲,语文王皓伦老师等都是专业级的选手,作品琳琅满目,大厅挂的满满的,工会组织大家评分,结果是邵老师第一名,张光春老主任第二名,张光春老主任找到工会刘主席,开玩笑说:你们评比不公,邵守峰写得确实不错,但我那字比老邵守峰强多了!刘主 席笑着说:那没办法,你水平太高,大家不认,我也没办法。
   学校比赛结束后,挑出最好的几幅送到教育局参加全市的比赛,结果还是邵老师第一,老张主任第二。这会儿老刘主席有话说了:难道上级的评委也不认你这高水平?看来27中的评委已经达到市级水平了,这个笑话后来在27中讲了许多年。可见,邵老师的字还是有功底的,只是我从来没看到他练过。邵老师经常帮着班主任写个名人名言,帮着工会写个材料,有时候学校搞宣传,帮着策划组织,只是不声张,干完活抽着烟就走了。
 
   邵老师的手巧在老教师中是出了名的,他的儿子邵波上初中也在27中,背的双肩背书包在当时是很时髦的,颜色搭配协调,做工精细,同学们都很羡慕,后来我们才知道,那竟然是邵老师自己设计裁剪,用缝纫机最终做成的!而他家里的装修,除了后期油漆,地板、墙裙、门窗、瓷瓦等等都是他一个人利用假期搞定。那时候27中的老师们暑假喜欢到西海去挖蛤蜊,工具简陋,收获不多,于是邵老师不知从哪里弄了些丝网,到校木工铺一下午打造了数张筛子,令老师们收获量成倍增长,我每次去的收获也从二三十斤增加到近百斤,不过我算是个忘恩负义之人,到现在邵老师也没吃过我挖的一个蛤蜊,到是吃了他不少东西,今年上半年,邵老师还说我欠他两锅槐花包子。
   那时的生活是比较清苦的,我们几个单身偶尔打打牙祭,买了点八带蛸,用大葱一拌,腥呼呼的就吃起来,也就仗着年轻人胃口好。这时候邵老师碰巧来了,一看我们这吃法,就嘲笑我们吃的跟猪一样,然后命令我们别吃了,再吃就吃瞎了,然后他到书法第二名的老张主任家去拿了点调味品过来,简单一拌说:你们再尝尝!吴绍松夹了一筷子,大声喊:啊呀,太好吃了!以前真吃瞎了些好东西。
    邵老师说:有空上俺家,我给你们做点吃吃,看看整天这还算个人吃法?
那一天,我们真地去了,不吃白不吃,谁让你做得好吃呢?东西好吃就不能算我们馋。
自然是一顿家常菜做的美味,酒足饭饱之后我们要走了,邵老师家大嫂又给我们塞兜里火烧说:回去饿了好吃。
     又过了几天,嫂子上什梅庵山采了槐花,包了包子,邵老师又给我们带来了一批。冬天的时候我们又去吃了一次他冰起来的槐花包子,临走的时候又带走了几个,总之是槐花包子一扫光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