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岛从容

用自己的眼睛观察,用自己的心灵思考。

 
 
 

日志

 
 

27中的故事(10)老骥伏枥—王皓伦  

2009-10-21 20:34:23|  分类: 过去的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骥伏枥—王皓伦

王皓伦老师来自女姑口中学,江世荣、沈青生、邵承禄三位老教师也是如此。
 
小时候描写一个人眼睛的时候,愿意用“炯炯有神”,只要写人物,我必定用这个词,但说实话,在见到王皓伦老师之前还真没有见过一双真正炯炯有神的眼睛。他刚到27中的时候已经50多岁了,脸型像经典电影中的保尔.柯察金,稀疏的头发已经花白,体型偏瘦却显硬朗,两道长寿眉配上有神、慈祥的目光,往那一站,就是一位长者,而其言行,也堪称楷模。
 
沈青生老师最佩服的两个人,一位是邵承禄,另一位就是王皓伦,经常聊起他们当初在女谷口中学的事情,说的最多的也是这两位老教师。
“王老师可能干了,而且什么都会干,还干的那么好!”
“王老师脾气可好了,从来不跟同事生气,多大的事儿都能扛过去!”
“王老师很乐观、很幽默,大家在一起很快乐!”
“当初学校垒墙,王老师领着我们干,那些破石头让他摆来摆去的,垒的墙很漂亮。挽着裤腿,穿着背心,满头大汉,真像个泥瓦匠。”
 
这样的话沈老师经常说,脸上的表情显然以有王老师这样的同事而自豪。一位普普通通的教师,能够让同事们因为他而自豪,可见其人格魅力。
 
我跟王老师的亲密接触自进入职业高中办公室开始。
 
那时候青岛27中是一所初中和职业高中并举的学校,职业高中规模最大的时候有三个年级,每个年级三到四个班,曾经设有冶金、财会、机械,本来有计划设空姐专业,因为职业高中里面我们是距离机场最近的,后来因为要求高初中分离,也就取消了。王皓伦老师是职业高中的级部长。
 
开始是在一楼西头一间办公室,后来随着职业高中的发展,又搬到了中间一间大教室,记得当初职业高中的人们有语文老师沈青生、王皓伦、邵守峰、于守先,庄奎士当初干教导主任,负责职业高中,有时候也客串职业高中的语文教师。数学老师有刘文革、王建刚、方堃。机械类专业教师有刘同基、张新香、刘忠臣,电子技术教师李延敏、财会教师赵晓芳、张联红、刘振军、孙培祥,英语教师李芹、马志贤,计算机教师郭成强、王淑娟、张瑜,体育老师有过邵承禄、陈群英、陈宁、姜丽华,政治老师吴绍松,历史老师蔡玲玲,再后来还有过一些外聘人员。对于27中这已经是一个异常庞大的办公室了,最大年龄的接近退休,最小的教师刚满18岁,王老师就是这个级部的“带头大哥”,要组织协调好这么多的人和专业,自然是要有一颗包容的胸怀、敬业的态度、平和的心态、过人的协调能力,而职业高中也确实是一个和谐融洽的集体,如同一个大家庭一样。
 
职业高中的学生管理难度是相当大的,他们几乎对授课内容没有半点兴趣,女孩子忙着写信交友,男孩子就等着下课踢球或放学打架。一些刚毕业的年轻教师难以忍受这样的氛围,有累病的,有离职的,有调走的,剩下一个异常难以管理的班级,没人愿意顶上班主任,50多岁的王老师自己冲上去了。
 
那是怎样的一个班级啊?
 
一个瘸腿的学生,好像思想也有问题,曾经威胁原来的班主任:你敢上俺家家访,一切后果自己负责,我一个口哨,弟兄们全都就出来了。
一个女孩,疯的都不知道极限,谁说跟谁顶,每次都是顶的老师没话说了她扬长而去。
还有一个女孩,上课不声不响,动辄就是旷课数天,任谁也问不出干啥去了。
还有一个男孩,带领班主任去他家家访,围着自家大楼转圈说找不到了,最后甩了班主任就跑。
一个学生,命令别的班学生接力比赛的时候不准超越他,人家不管,飞快的超过他,结果跑完比赛要废了人家。
一帮学生,围着刚分配去的女体育老师,非要叫姐姐,从后面偷偷拉“姐姐”的头发。
到校外开展活动,从车窗看到外面一个工地,兴奋的大喊:这个工地没人看守!
到野外活动,路过一片草莓地,人过完了,草莓也没有了。
 
等等等等……
王老师走马上任了。
老人家骑着自行车,走遍了所有学生的家庭。
老人家与所有的学生做了推心置腹的长谈。
老人家与所有的任课老师交流,这个班级要慢慢来。
老人家先带领学生把教室收拾的干干净净。
老人家在教室贴上自己手写的名人名言。
老人家自己做了一首劝学的打油诗帖在班里勉励孩子们。
 
 
 
一个周过去了,这个班如同脱胎换骨般,上课秩序好了,班级风气正了,集体凝聚力强了。但王老师一个周就看出了憔悴。回到办公室他劳累的坐在椅子上,眼睛盯着地面自言自语:从来没遇到过这么群学生,从来没遇到过这么群学生。
 
这就是普通人,他也有气馁的时候,有疲倦的时候,他也充满了无奈。就像一个久经沙场的战士,每一次战斗他都会紧张,他也不是百战百胜,但无论战斗有多么险恶,他永远不做逃兵,宁选择无奈的前进,也不做懦弱的撤退。王老师就那样无奈的坐着,静静的像一尊无奈的石像,让我想起一幅衣衫褴褛的红军战士的雕塑。
 
班主任的工作是无休止的,容不得王老师有时间叹息,他在容忍的同时慢慢的改变着这个班级,也更多的展示了他自己。
 
他亲自辅导学生的广播操,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纠正,他亲自带领学生打扫卫生,地板擦子亲自用手拧干。他带领学生练习运动会项目,50多岁了矫健的跨栏动作令学生佩服不已,带着学生参加学校合唱比赛,他也列队其中像学生一样的大声歌唱……
 
50多岁的老人和一群十六七岁的少男少女们就这样由盯着到耗着,最后学生终于耗不过王老师了,他们爱上了这个老头的坚韧、宽容,爱上了这个老头的慈祥、原则,下课了愿意围着跟他聊天,愿意到他家里帮着干点活,过年了愿意到他家去挤满屋子,女孩子们开始要求王老师穿的帅气一点,男孩子们开始要求王老师带领他们出去玩。经常可以看到一帮女孩子左右挎着他的胳膊骄傲的走,男孩子们再开运动会的时候口号喊的全校最响亮,步伐最整齐。我也终于可以看到王老师舒心的笑了。
 
就在王老师干班主任这几年,有一件事情鲜有人知。那时候我喜欢早早起来读书,早晨五点的时候趴在凉台上,这时候王老师必然扶着他的老伴在操场上锻炼。开始的时候是拉着老伴儿的手小跑,过了一段时间是扶着老伴的胳膊快走,又过了半年,王老师双手搀着老伴慢慢的走,他的老伴已经颤颤微微的难以挪动步伐了。
 
我奇怪的问王老师。原来他的老伴儿小脑开始萎缩,运动能力正慢慢丧失,他要坚持带着锻炼,让这个不可逆转的过程延缓一下。那时候他四处求医,邮购药物,经济也陷入拮据。
 
每天早晨,我在阳台上看王老师和老伴蹒跚的走着,都无比的感动,远远的向他招招手,他看见了,就会向我挥挥手,虽然看不清面庞,但我能感觉到他在微笑,我的眼泪则簌簌的流。
 
再后来,老伴终于不能出门了,他课间就会赶回去照顾一会儿,然后再匆匆的回来,一年多后,他老伴已经彻底失去了自理能力,就在我离开27中后不久,他的老伴去世了。再不久,王老师也退休了。
 
上次张大夫的家人安排一次聚会,我早早的去了,远远的看见一位老人坐在树下乘凉,一眼就认出是王老师,他也远远认出了我,还是那么精神矍铄,还是那么炯炯有神,还是那么开朗乐观。面部轮廓更加像极了保尔.柯察金。
 
最难忘操场上两位老人相携而行的情景,最难忘王老师拉着二胡带办公室老师们唱歌的情景。
王老师的心纯净如雪。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