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岛从容

用自己的眼睛观察,用自己的心灵思考。

 
 
 

日志

 
 

27中的故事(17)踢足球的那些花絮  

2009-11-03 06:41:41|  分类: 过去的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7中地处尴尬,如果仅在李沧的娄山后转转,只有骑自行车才方便,而如果到市区或者李村,没有公交车,绕道钢厂去,然后再乘公交车,芝麻大点事情都要费一天的时间,中午只能在外面吃饭。所以这里的老师们一般是不外出的,甚至一个学期都不出去一趟,就整天泡在学校里,
    好在单身比较多,大家凑在一起没有快乐就制造快乐,竟也过的其乐融融,而大多数快乐是来自几乎每天必踢的足球。
  因为教师走马灯似的更替,调走的,新来的,每年都有那么几位,所以前前后后有过许多足球骨干,大名单如下:
  李延敏、李春江、甄孝安、牟中森、戴敏、陈群英、孙丙森、庄奎士、丁建旭、刘清建、刘振军、吴绍松、郭成强、牛旭光、韩超、任佩鹏、王廷军、李永志、韩世群、王峰、王建刚、李茂新、孙爱军、刘忠臣等等,以至于当大家都跑出来踢球的时候,操场上人满为患,来晚的只能在旁边候补了。
   实在得说,大家是喜欢足球运动,却并没有与热情相应的足球水平,或者说理论水平远远要高于实践水平,所以开始踢球的那两年,用张大夫的话说:足球像只老母鸡,你们一帮年轻人就像一群小鸡,足球滚到哪里,你们就跟到哪里。确实如此。
   那时候踢球,一个个体力旺盛,荣誉感很强,一个人拿球,马上就会有四五个人围上去抢。后来上海申花队主教练徐根宝就是使用我们这一打法,并命名:狼群战术,进而在甲A赛场扬名立万,后来这一打法有了一个更正规的名字:抢逼围。
    不过我们的打法还是有些不同,徐根宝要求3个人去抢,而我们是所有人去抢,在每个局部都形成绝对的优势,任凭你技术再好,也突不出重围,弄不好还要挨上几下黑脚,轻则踢到,重则踢伤。
    后来不断的有人调走,再踢大场地人员不够,也难以坚持这种狼群战术,而且因为学校校办工厂的壮大,每天车来车往的,操场的足球大门影响交通,便被校办工厂厂长,王孔民副校长这家伙给拆了,没有办法,我们便用砖头在操场南北两侧摆上球门。这场地一变更,随之带出一批笑话。
     首先是摆球门的砖头问题,开始还能捡两块,后来慢慢的就找不到砖头了,便开始从食堂西侧的墙头上拆,我们称之为“拆了西墙补球门”,几年下来那段墙头也就矮了不可。当然还有人拆了砖头用来当水泥乒乓球桌的“网”。
然后就是球门问题。每次踢球前双方都会指责对方的球门摆的太小,疑似打门柱的球都应该算进球,争论不下的时候,便会有人将两个球们一脚一脚的量一遍。而踢球期间往往有守门员会偷偷的将球门再缩小一点,所以大家便经常抽查。
    由此看来,好规则只能由刁民来制定。
   南北向踢球跟原来东西向踢还有一项不同。原来的踢法球场边界清楚,出界之后也就无可争议。而现在调转球门之后,左右便没有了人工的边界,所以争议也就多起来,到底左右边界要多远,争论不下,最后也就默认了,向东到花园,向西到墙边,这样一来,我们球门之间的距离也就40米左右,而左右距离却将近90米。但大家在真正踢的时候,向两侧也不多追,因为纯粹是比速度和耐力了。
到是后来有两个速度快、耐力好、脾气倔的人真就摽上了。刘清建、牛旭光。
刘清建速度快,任佩鹏来之前他是全校第一,耐力也仅次于丁建旭老哥。牛旭光速度略次于刘清建,但技术上略高一筹。那次牛旭光带球过了刘清建,刘清建转身就追,很不服气,就像齐达内过了罗纳尔多,罗纳尔多哪能不生气?结果这两个人过了追,追了过的,一直就到了学校操场最西头,害的我们一帮人只能远远的看他们两人单挑。
 
分帮问题。因为男单身很多,分帮就成了大问题。有时候根据年零分,30岁以上的踢30岁一下的,比赛结果往往是30岁以上的因为球龄较长、配合较好、技术过硬,开始半小时大比分领先,但下半场基本被全部扳回,还要让人家再赢几个。也没办法,30岁以上这帮人马中最大的李延敏老师都快五十岁了。而30岁一下那帮人中,韩世群、任佩鹏、李永志、韩超等个个精装,速度、意识俱佳。韩世群速度快、出脚狠,特别是他穿上那双专业足球鞋的时候,在坚硬的土操场上跑起来咔咔咔咔咔咔咔,吓的我们都不停的转头,往往他从后面追上来的时候,我们就要赶紧把球传出去,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不过他体重小,经常被他钢铁体质的姐夫丁健旭撞到,于是他越来越生气,警告他姐夫说:你再敢撞我,我就踢人昂!
这种分帮方法,导致我们30岁以上组因为体力问题经常输球,后来我们就更改了分帮规则,年龄上搭配一下,这样慢慢的踢的激烈而且比分接近了。
  但也有时候人员过于杂乱,根据年龄、年级、服装都不太好分的时候,就会有一批人脱去上衣,以此来区分。
  后来郭成强说这样不公平,因为冬天我们脱上衣,他们却暖和,便要求以后分帮的时候,我们光上身,对方光下身。但因为这种分帮方法很黄、很暴力,被认为是很傻、很幼稚的的建议,没有被采用。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