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岛从容

用自己的眼睛观察,用自己的心灵思考。

 
 
 

日志

 
 

27中的故事-老吴同志  

2009-11-08 19:16:17|  分类: 过去的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吴同志
老吴同志其实并不老,长我一岁而已,我想把他一生分为三段,以他的坦荡为人后半生肯定幸福,因为不会没有钱花、不会没有朋友(这一条很重要)。当一个人有一大把钱却请不到朋友喝酒的时候,一般也就混到裸体在大街上撒钱的地步了。
老吴同志的初期人生,一番风顺,从小学到高中,名列前茅,当年就考上了青岛师专,在那个年代的莱西农村,这已经可以轰动乡里,光宗耀祖的事情了。在青岛师专求学期间,依然是好学上进,一帆风顺,又参加了专升本考试,去了曲阜师范大学上本科去了,更加顺利的是,他又继续考上了南京一家军事院校的研究生,这更是轰动乡里的事情了,当初那个时期,这种喜讯都是要发到原来就学的中学张贴喜报的。但就像革命历史电影所宣示的那样,个人的命运总是与时代的命运紧紧相连的,就在他考上研究生的1989年,共和国天安门广场发生的那件大事,让远在曲阜的他受到了牵连,军校拒绝要这年的大学毕业生,虽然那时候的大学校园氛围可谓是“不反动才是真反动”,但让我们相信老吴同志反动,我是打死也不信的,总之,老吴的好运到此结束了,下面叙述一下老吴同志至今为止的坎坷历程。
他到南京这家学校去联系,被拒绝之后,他已经没有多少钱了,睡在一家发着臭气,熏死也比冻死好的饭店,苦苦思索未来的人生之路。思索的结果就是来到了青岛市区,联系好了某重点职业学校,该学校也答应接收他。
可等他到教育局拿到分配单的时候,遇到了跟我一样的境遇:去27中。
他一头雾水的来到了27中,才弄明白了怎么回事(此处隐去500字,只适合酒酣耳热时说一说)。
总之,他开始了在27中一门政治课、一个班主任、一张破铁床的单身生活。也就是从他来了以后,27中的单身生活发生了一些变化,因为调整了单身宿舍,以前的“大杂居,小聚聚”式的生活,变成了彻底的大杂居,大家整天混在一起,演绎各种故事。
先说他衣食住行的四个故事
衣:那时候的我们“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旺”,除了夏天太热换换衣服之外,其他三个季节都是一样的装束。终于有一年,老吴同志决定填一件衣服了,于是在一个非常冷的冬天,我陪他花费巨款买了一件长黑呢子大衣,当初学校只有江书记、李校长、刘主席、王存孔老师穿这种衣服,往回走的时候,我们轮换穿了穿,确实暖和,就是有些沉重,后来也没见他穿过几次。那时候大家已经尊称他为民间的吴书记,穿上那件衣服到是比江书记更像书记。
他穿衣喜欢开着怀,虽然胸肌并不发达,我穿衣喜欢扣上扣,只留脖子根一个开着,虽然胸肌很发达。结果就出现了一道很奇特的景观,后来别的老师提醒,我们也才意识到。
他五班班主任,我四班,广播操的时候,我们两个都面向学生站在队伍前面。结果老师们发现,他班的男孩、女孩们都上衣开着怀,我这个班全都是扣子只开脖子根一个。可见学生对教师的模仿细致到我们自己都难以发现的程度,也说明我们两个对学生的影响力已经达到润物无声之境界(自夸一个,别见笑)。
食:
食对我们两个来说是件有难度的大事,都不擅长做饭啊,所以基本就是在食堂吃饭,偶尔自己做点,也是“粗制滥造”,把细粮做成粗粮,把好吃的做成难吃的那种技术水平。再后来我们晚饭拖的不能再拖,谁也不想做的时候,就不顾囊中羞涩,更不顾明天有没有饭钱了,过一天算一天吧,就跑到饭店去吃。但总要“食之有名”方才显出正义之吃,便要找个吃的借口。有时候干了一件令自己得意的事情,我们就到饭店去吃,但这样的借口并不是很多,便会说:我们的胃真不容易,吃什么就要消化什么,太幸苦了,今天就为了“胃”去吃顿饭吧,也算是对“胃”的劳苦功高的奖赏。于是买上半斤牛肉、一盘大肠、一盘辣蛤蜊,要上几罐头壶啤酒,慢慢的消磨时间。
这样吃法坚持不到半个月,钱包就空空了,所以大部分时间就是火烧咸菜,但没有菜汤总是不好,老吴发明了一种饮料,因为成本太高,没有推广开,配方如下:盐少许、味精少许、醋少许,开水冲之。慢慢饮用,别有味道,远胜白开水。
再后来就常到栾指挥家去蹭饭蹭酒,嫂子的厨艺跟我们正好相反,可以把粗粮做成细粮,把难吃的做成好吃的。最让我们难忘的是大葱炒苦肠、大葱拌毛蛤蜊、大葱炒鸡心。经常去吃,栾指挥自然也管不起几个大肚子汉,我们就开始按照嫂子做的方法,自己做这几样菜。买了两盘鸡心、一捆大葱,用老吴的半大锅做了满满一锅,特意请栾指挥过来品尝我们的手艺,栾老师尝了尝,再也没敢吃,回家拿了两个小菜下来,陪我们聊天喝酒,我和老吴同志则吃光了这一锅大葱炖鸡心。后来张大夫告诉我,原来栾指挥不敢吃的原因不仅是味道差,而是鸡心基本没洗,也不熟,血腥味很浓。至于毛蛤蜊和大葱,我们也不敢做了,基本是大葱和毛蛤蜊吃到胃里后,让胃自己做去吧。
再后来我们基本是买几个火烧、偶尔来条鸡腿或者几个八带,喝着老吴发明的饮料凑副着吃点。
再后来,无意当中发现,鸡脖和土豆放到锅里炖到汤不多的时候,只要别忘了放盐,肯定好吃,这样我们吃饭的问题也就最终解决了,不再对新菜系感兴趣,就这样一直坚持到结婚,娶了会做饭的老婆为止。
 
注:
我跟陈群英大哥一个房间,老吴跟胡乃伟老师一个房间,但公用厨房、卫生间,所以也就同居了。
老吴的床非常简陋,一层纸壳,一床薄褥子,一床薄被,不生炉子也能过一冬。原因何在?
原来老吴同志不仅能自制饮料,还能自治电褥子,自己买了跟电热丝,装个开关,在他的破凉席下绕了几圈,插上电,效果很好!以至于每天早晨,当我从比他的更简陋的床上爬起来的时候,都要钻到他被窝里面暖和一会儿,探讨一些人生、哲学、宇宙等大问题。
再后来,终于有一天,他的自制电褥子起了火,火灾烧毁了1/5凉席,人无恙。再后来,结婚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