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岛从容

用自己的眼睛观察,用自己的心灵思考。

 
 
 

日志

 
 

好人-数学刘占敏老师  

2009-11-13 22:41:06|  分类: 过去的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人-数学刘占敏老师
前一阵子在教室论坛有一篇回忆年轻时候刘占敏老师的帖子,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有学生想念年轻时候的他,能不是好人吗?
在我和刘清建刚到青岛27中的时候,帮着扛行李的两个人中就有刘占敏老师。记得当初也是他告诉我学校的基本布局,跟我聊天,使我对这所学校不再陌生,开始不熟悉的时候,有什么事情也自然就问他。
感谢教师论坛曾经的那个帖子,让我了解了年轻时候的刘占敏老师,下面我在介绍一下我所知道的一些曾经的情况。
刘占敏老师的敬业是出了名的,他的口袋里面有一本小本子,已经被他翻的卷了边,牛皮纸的封面也磨起了毛,上面密密麻麻的是他写的各种典型题,平常看他经常找一张纸做题,一道题穷尽所有解法,然后再总结规律。而这本小本子随时不离他左右。
刘占敏老师还有一套自己的印刷工具,也不知他从哪里搞到的,反正不是学校的财产,属于他的私人物品。每次他都是自己用蜡纸刻了练习题,然后到总务处领了油墨和纸,就用他的滚桶一张张的滚,推一次就要掀起丝网,将印好的一张卷子翻过去,然后再推。所以一个人干这活是挺慢,我们几个年轻人就经常帮他翻卷子,这样100多张卷子一会儿就印完了。这时候他就会说:第比利斯地下印刷所规模扩大了。
再后来,我们也学着他刻蜡纸、印卷子,即便是学校后来有了手摇的、电动的,我们的第比利斯地下印刷所依然经常开工。
跟刘老师难得有单独聊天的机会,有一次校运会的裁判间隙,在学校东面,现在的运动场主席台那里曾经是一个花园,我们两个就靠在那花墙边聊天。主题有三个:
第一个主题:他是60年代山东师范大学数学系选派赴苏联留学的学生之一,后来因为家庭出身问题被取消了。唏嘘之间,慨叹命运的不公,最终我们由此聊到了第二个主题:“运气”问题。
第二个主题:运气。我说是啊,刘老师,你看他,我指着远处一位正在带班的班主任。他的才能是一流的,他的热情是一流的,可是他的运气不好,抓了一个各方面都与其他班级相差较大的班,虽然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缩小了差距,但依然是最差的,所有的荣誉都与他无缘,甚至工作也不被承认。三年以后,你看他又是如此,依然抓了个这样的班级,从你们数学的概率来说,连续两次抓到这样的班级,可能性是非常高的,但我担心的是,第三次抓到这样的班级,可能性也不小。这样9年就过去了,是不是一个老师最好的一段时光也就此过去了?
刘老师深以为然说:连续四次抓到的可能性依然很大呢。运气真可以否定一人啊。

现在想想,这样的事情几乎在每个学校都发生着,做领导的能否以理解的目光看待这些缺少点运气的老师呢?
 
第三个主题:家教。
刘老师的家境是比较困难的,那时候他要供两个孩子上高中、上大学。他的爱人工资也不高。
刘老师跟我说:有几个朋友推荐孩子过来要学数学,那时候娄山后乡许多家长希望孩子考上中专,得到一个城市户口,所以比较重视孩子的学习。收还是不收?从他那个年代走过来的老师,要在心理上说服自己收费几乎是不可能的。而我对这个问题当初还算看得开,包括我自己都整天想着赚钱,好到三星饭店吃水饺,而且许多老师都已经这么做了,家长也是慕名找他。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大力的怂恿他收费,既然人家要给了,我们也帮了忙了,又不是我们绑架了他们来学习,让他们看着办吧。至于后来如何,我们也问起过,总之这是一次令我记忆犹新的聊天,一位老教师愿意跟我聊这些内容,让我受宠若惊。
 
刘老师喜欢唱歌,但也就那么几首,而且清一色的俄语歌曲,有一年艺术节被我们怂恿着代表级部上去表演。他就那么双手下垂,双脚立正,但也大大方方的唱了一首俄语歌曲,听旋律应该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回来后我们开玩笑,他问我感觉如何,我回答:越南话听起来比较脆快,像放小花鞭,朝鲜话听起来好像炉子上水壶中的水开了,咕噜咕噜的,你的俄语听起来到像是葱花刚到进油锅里面,兹啦兹拉的,说得他哈哈大笑不止。
 
再后来,刘老师当班主任了,他的性格是很和善的,在那个体罚学生是家常便饭的时代,他却从来不动学生一指头。学生不听他的话,他就想办法,家访、谈心、带领学生出去玩,跟学生一起值日,不离眼的顶着这帮捣蛋鬼,时间久了,班级也就稳定下来了,学生对他也越来越亲近。中年教师当班主任,要和初中的小孩子拉近心理距离是比较困难的,他用自己的坚持和真诚做到了,记得他们班有个南岭村小女孩,难缠的要命,最后也被培养的有了很强的集体观念。
 
他最远的一次领着学生骑自行车到了北九水。附近的风景点都留下了他和学生们的身影,学生还能不听他的话吗?
 
刘占敏老师的大儿子刘海明从三中考到了中国科技大学计算机系,那时候我正好也迷上计算机,买了一台386电脑,每天在家里研究,汇编语言百思不得要领,正好暑假刘海明回来了,把这个昔日的学生请到家里来当老师,我们两个一起研究,竟然在他的指点下一通百通,在后来的汇编语言考试中,竟然一次就过,惊的我的一帮同学一愣一愣的,向我取经,我说:名徒出高师!
 
再后来,我出去上函授的面授,电脑闲在家里也没用,我就送到刘老师家。我们住一个单元,他二楼,我四楼。等二十天以后回来的时候,他的同学们都跑到他家来学电脑了,包括王建刚。后来他的几个同学都搞计算机了,我想与我与刘海明的影响应该是分不开的。
 
有了这件事,我跟刘老师接触的就更多了,聊的话题也就自然而然多起来。他的辉煌、他的坎坷、他的敬业、他的善良、他的理想,乃至他有时的些许不快都跟我聊,让我有些了解了那个年代、那个年龄的老教师们的精神世界。
 
刘老师和他的夫人王老师都已经退休了,也不在27中那栋宿舍楼住了,经过一段艰难的日子,两个儿子也都有了很好的事业,正是享清福的时候。
但我敢说,他的口袋里面一定还有一本写满数学题的小本子。
 
“灿烂星空,谁是真的英雄,平凡的人们给我最多感动……”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