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岛从容

用自己的眼睛观察,用自己的心灵思考。

 
 
 

日志

 
 

天地之间山里人  

2009-12-17 12:47:42|  分类: 过去的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里人

大学毕业,快退休的老辅导员给我的毕业留言是:“崂山来的年轻人,有大山一样的体魄,大海一样的情怀。”
那是我第一次因为是崂山人而感到骄傲,尽管我并不是地道的山里人。但仔细想想,我此前此后接触过的崂山人却都是“有大山一样的体魄,大海一样的情怀。”
我从小住在李村,那是当年崂山县的县城,宿舍就在青岛果树园艺总场的旁边,所以在果树开花之后,苹果还像花生米大的时候,小伙伴们便经常的偷偷钻过铁丝网去偷摘,虽然并不好吃,甚至苦涩,但纯粹是冒险的乐趣。这时候就会有一位被大家称作孙主任的老头,大声吆喝着追赶我们,拿起土块做投射状,我们便狼奔鼠窜般逃之夭夭,尽管孙主任并没有追,那土块更没有扔过来。因为“打扰”了我们偷苹果吃,便恨透这老头。但终于有一天,小明不幸被他抓住了,拼命挣扎也逃脱不了,那孙主任的体格壮的像电影《南征北战》中的小胖一般,尤其是他那双手,指头真的跟胡萝卜一样粗呢,只不过是短一点,可怜的小明怎么能逃的了啊,只好学着电影中儿童团对付汉奸的方法,猛的在他手上咬了一口,孙主任唉呀一声,小明逃脱了,就在又快被追上的时候,小明又学电影中的方法,抓把沙土向后就扬,孙主任不追了,却大声喊:慢点,有汽车……
最终小明还是被抓住了,哇哇大哭,不停的拍打撕咬也没用。
孙主任说话了:你们那几个也过来,有难同当,都过来我就放了他。
经过一番对话,我们抱着不管能不能放,男子汉就要有难同当的想法,勇敢过去。
孙主任果真就放了小明。但却说了一通教育的话,特别说:现在苹果这么小,一点不好吃,等长大了,爷爷摘给你们吃,现在摘一个小小的果,将来可就少吃一个大大的果啊,这三棵树上的苹果,爷爷都给你们留着好不好?
看看挂满树枝的小小的苹果,再看看他还算和善的眼神,我们相信了这个老头,再也没有去摘过那些小小的苹果,而我们想办法弄开的铁丝网也被他休整过,但依然留了一个小孩能过,大人过不去的缺口,我们便得以经常进去玩耍,后来发展到跟他一起看护果树。
当苹果越来越大、越来越鲜艳的时候,我们便开始品尝,自然比小的时候要好吃的多,但孙主任却告诉我们,再等两个星期更好吃,于是我们便垂涎欲滴的数着日子,终于等到那一天的时候,老头领着我们在整个果园转了一大圈,告诉我们哪棵树上哪一条树枝上的苹果好吃,派一个小伙伴上去摘下来大家分享,果然甘美香甜,比我们偷吃的那些好得多。
很多年过去了,孙主任退休,问问园艺场的大人,说他是山里人,回老家了,北宅乡孙家村,名字叫孙可先。即便是今天,伙伴们见面也经常说起他,黑黑的脸、眯眯的眼、粗粗的手、总是微笑着,这是我童年印象中的山里人。
后来上高中,班里许多同学都是山里人,晚上他们便住在学校,离家很近的我喜欢这种氛围,也就经常去蹭床,混的非常熟悉。他们乐观、慷慨、能吃苦,对人很友善,作为淳朴的“山里人”对一些张扬的“城里人”的做法很看不惯,却也能宽容相待。而他们也都是壮壮的、黑黑的,脸上带着阳光般的微笑,而且男孩子们的手指头也都是短短的、粗粗的,现在知道了,那是从小劳作的结果,是抓一把崂山土便能攥出黄金的手。那年,家住戴家山,高高大大的班长臧思勇邀请我们几个好朋友到他家去吃桃子,时间应该是1984年,骑着自行车,沿着崎岖的山路,穿过众多的小村庄,来到山腰的戴家村,这是我第一次走进山里人家。房屋是青色的花岗岩材质、红瓦,宽敞的院落,院里一棵碗口粗的金桂正挂满花朵,在村口就嗅到了这淡雅沁心的香气,二十五年后我路过戴家村,与小卖部的一位外村嫁过来的媳妇聊天,她都知道这棵给全村带来香气、福气的金桂。
臧思勇带我们爬山来到他家的桃园,硕大的桃子挂满枝头,有小溪从桃园流过,在清清溪水中简单洗洗,张大嘴猛咬一口,竟然没咬下来,太贪的缘故啊。咬一小口,既脆且甜,又掺着山泉的凉爽,心想,今天可一定要吃个痛快,可是一个桃子下肚便已经饱了,实在吃不上第二个。最后算算,四个人竟然只吃了六个桃。
高中毕业后,臧思勇在李村集卖了多年的桃子,后来考到工商管理部门,又成了这个市场的管理人员,每次见面喝酒聊天,依然是那么坦诚、豪爽、却不张扬,走出大山的崂山人依然是“山里人”的性格。
工作以后当了老师,经常带着学生骑自行车去爬华楼山,当绕到崂山水库南侧的时候,山路上便不能再骑自行车了,找到一户孤零零的山里人家,一位妇女一看就知道我们为何而来,不等我说话,她先开口了:“推进来吧,放这里不会有人偷的。”于是便充满感激的推到她家的小小院落中。而返回来的时候,她正在收拾自己院里的葡萄,我要买点葡萄给学生们吃。大嫂说:不用了,都是些孩子,自己进去摘着吃,多的是,别糟蹋就行。
孩子们激动的一拥而入,甘美的葡萄和山里人的慷慨与淳朴一起吃到心里去。这些陌生的山里人同样的淳朴、慷慨,如崂山清泉般汩汩流淌……
 
那年爬山,从蔚竹庵下来路过一片杏园,金黄的、青涩的杏儿挂满枝头,沉甸甸的压弯树枝,诱惑着又渴又累的我,知道山里人的规矩,摘个杏吃是无所谓的,便伸手摘了一个,甜到心里,吃的同时也看到了挂在路边树上的一块木板,上写:“没熟的别吃”。唠家常一样的语言,却让我在那一瞬间如沐春风,山里人的慷慨、善良、智慧全都体现在这粗糙木板上歪歪扭扭的几个字里面了。写这块木板的人一定也是位壮壮的、黑黑的、笑眯眯的,手指如胡萝卜错的山里男人……
 
冬天,在大河东村,饥渴的我们遇到一位刚从地窖中挖出冬藏萝卜的村民,山友过去问:多少钱一个啊?
村民望了望我们说:“爬山累了吧?吃个萝卜要什么钱啊,送你们两个!”
 
前年在青山村的渔港,几个伙伴看一位年轻的小伙驾船拖网回来,边聊天便看小伙麻利的从网里向往收拾,把八带蛸、海星、黑头鱼等等一一收好。小伙很健谈,介绍着自家的茶园、渔船,谈论着茶园和海产的销售、解说着周边的风景,幸福溢满黑黑的面庞,分手的时候顺手找个塑料袋,送萍水相逢的我们几个八带蛸、几条黑头鱼。任凭我们怎么推辞,他总是说:别客气,尝尝吧,真正的绿色食品。
看着小伙,我想起了辅导员老师给我的赠言:“崂山来的年轻人,有大山一样的体魄,大海一样的情怀。”这句话送给他到最合适。
 
大雪封山,冷风凛凛,面如刀割,在太和景区的一处小山房,一位山里人邀请入屋,红红的炉火、淡淡的清茶,无比的温暖怡和,确是可以寄托心灵的石屋。
 
08年,当我们从山上走下来,路过一处古井,砸开冰面正要汲水的时候,一位女性浓浓的崂山口音传来:“这里有热水,进来喝点吧……”
原来是一位农家大嫂,热情的招呼我们到她小店一座,每人灌了满满的热水,辞别时候,大嫂说:祝你们节日快乐!
我们不禁一愣,什么节日快乐?
大嫂说:明天不是圣诞节吗?
众人恍然大悟,纷纷回应,祝大嫂节日快乐。
 
这大山里的小小乡村,不仅处处有山里人的诚朴,也不乏现代气息的流淌。
山里人喜欢说:崂山顶上滚石头实打实(石打石),喜欢到山里去看那漫山遍野美丽又神奇的石头,也喜欢去感受那山里人的实实在在,在繁华都市文明到连微笑都要被安排露出几颗牙齿的时候,这里换牙的孩子、掉牙的老人、齿白唇红的姑娘小伙们却依然在开怀的笑。佛号道韵、青山碧海之间,山里人果真有大山一样的性格,大海一样的情怀。
 
耳边响着松涛海浪的呼唤,时时都有走进崂山的冲动。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